初秋约稿中

大头25一张 25!!!!求求你们 救救孩子吧

这样的头40r一个!!!!!江湖救急!

并肩.1

欧欧西预警 勿上升
没有什么深意的小短篇




李振洋是被自己放置在桌上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正值午后,几乎怎么都睡不足的男人好不容易找着个室友都不在的空档溜回了宿舍打算补补觉,一进宿舍就往放满了衣物乱的根本找不到枕头的床上怎么舒服怎么一躺,却还是翻来覆去了好久才得以入睡。

约摸过了半小时,李振洋的手机震动着与桌面碰撞,伴着很久之前精心挑选的k歌之王铃声,恶狠狠地将他从梦里拉了出来。

李振洋用力地捶了一拳床板,好一会儿才支起身子下床晃晃悠悠地往桌前走去。抬手翻开桌上胡乱放着的讲义与几根烟才得以看见埋没在下面的手机,那手机实在是不识趣的很,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手机屏幕闪烁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秦姐。

“喂?”

李振洋拿起手机,嗓音比平日还来的低沉。因为没有睡饱,而极不耐烦地抓了抓有些睡乱了的头发。

“喂?李振洋?公司招的弟弟来了,现在在你学校门口。”

秦姐的声音与平日无差。

“这几个月,得辛苦你了。”


其实前不久秦姐就跟他说过这回事,只是他给忘了。李振洋起初还对这个才刚满15就到处跑的小孩挺感兴趣,但很快新鲜劲就被课业和睡眠不足磨灭地很彻底。这两天更是累的不行,所以李振洋压根就没想起来接弟弟这件事。

要说公司也是惨兮兮的,刚起手经营,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从哪里诱骗了一个小孩子单独从河北跑到北京,还没有地方让他落脚。于是还在学校居住的李振洋就理所当然地成了这小孩的负责人。

李振洋拎上件外套便出了门。下楼时,他还在回想刚刚秦姐说了什么,刚起床脑袋还浑浑噩噩的,不太好使。


北京的秋天总归有些冷。李振洋出了宿舍楼便披上外套把自己裹了个严实。河北跟北京的温度差多少?小孩有没有带够衣服?那小孩要是长得丑怎么办?李振洋在心里嘀咕着,倒是越想越偏。188的身高加上平日里走台的训练,男人长腿跨了没几步就看见了熟悉的北服大门。李振洋往那边望,自动铁门的缝隙里能够隐隐约约看见个人影。他突然有点后悔没戴隐形眼镜。这样要是那小孩不好看,也还有个心理准备。

李振洋小跑过去,敲了敲保安室那儿的玻璃请求保安大叔开个门。保安见惯了逃课的学生,颇为警惕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正缩着脖子呵手取暖的人,问他出去干什么。李振洋早就想好了说辞,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门口那是我弟弟,和家里人吵架离家出走了,一个人怪虎的,跑北京找我来了。保安听了倒也信了,刚刚看那小孩子在那呆呆地杵了半天,身上衣服也单薄,觉得这孩子挺可怜,开了门还让李振洋对人孩子得好一点。李振洋笑着说那必须啊。

李振洋转动了门把,小门嘎吱一声开了。那小孩听到了声响,转头往他这边望。

小孩身上穿的不算多,只背了个双肩包,在门口吹了好一会风此时的脸蛋和鼻尖被刮的有些泛红。要是凑近了瞧他,还能发现小孩上下牙正打着颤。

怎么长得跟朵花似的。李振洋走到他身边打量时,心里想。
那小孩正有些紧张地瞅着他看,一双大眼睛里像藏着星星,又亮又纯粹。睫毛很长,小鼻子小嘴的,生得一副谁看了都欢喜的皮相。

“你是李英超?”

李振洋滑开手机的锁,在备忘录里面找到了小孩的名字。

“是我。你是李振洋吗?”

小孩点了点头,往李振洋那儿挪了点,抬头问他。

“是我。我比你大七岁呢,得喊哥。”

李振洋被才到肩膀的小孩直呼大名,心里其实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但出于成年人那一点儿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还是没忍住佯装正经地纠正一旁的小孩。

李英超似乎不太情愿,眼睛瞟向别处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他不愿意管刚打了个照面什么都不了解的人喊哥,但是寄人篱下,总得乖巧听话些,毕竟这儿又不是自己家,之后还得麻烦对面这人..李英超想了半天,动了动喉结正欲开口,李振洋便出声打断了他。

“开个玩笑,不愿意就算了。”

李振洋瞧见小孩做抗争的样子,倒有些后悔刚刚故作成熟地纠正他在称呼上的问题了,又急急地打了个圆场。

李英超的一声“哥哥”正在喉咙口打转,此刻如释重负,又咽了回去。刚刚小孩还对于面前这个看起来不太好惹的人还有所顾忌,此时此刻却慢慢放下了戒备,甚至有几分感激。虽然尴尬的场面也是对方制造的。

李振洋领着他往保安室那儿走。保安大叔给开了嘎吱作响的铁门,打开小窗口像是不放心地看了眼李振洋,又再三叮嘱好好照顾小孩,别冷着饿着。

李振洋又咧着嘴露出个笑容,应了声那必须的,这可是我亲弟弟。

李英超跟在他身后悄悄瞧着这个自称是自己哥哥的人,看秋日的阳光不均匀地洒在那人线条分明的脸颊上。听着人一本正经地同保安打着包票的声音,忍不住露出个笑。李英超感觉心里像是被呵过了气的手掌,有些微微发烫。

捏捏酷酷兔的耳朵